德国对华投资---中国对德投资

 
[德国驻上海领事馆副领事卜布]

感谢贵方邀请我来参加此次中欧贸易洽谈会。就德国对华投资和中国对德投资的有关情况我会向各位做一下介绍。

多年来,两国间的外汇投资一直走的单向路线。早在1979年中国对外国直接投资开放其市场的最初几年里,就有许多德国公司在华投资,其中有久负盛名的威娜, 大众,汉莎以及西门子。地方具体规定应用到这些投资之后,一批规模稍小的德国企业也跟随那些大企业来华投资。

在20世纪90年代初,整个外商直接对华投资在短短的五年内增加了五倍,也正是在那时,德国对华投资跟随整个大潮流得到了第一次推动。

近年来,中国已经看到了德国的巨额投资,例如来自蒂森克虏伯集团、拜耳集团、巴斯夫集团公司的投资。在这些巨额投资之后,来自的德国的直接投资资金流得到了巩固,资金量也有增加的可能性。

尽管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公司甚至更多的中国餐馆,直到最近也没有很多的对德投资,但是中国商务部部长薄希来在2005年的厦门CFIT上讲到,外商直接投资不应该是单向的,应该鼓励中国企业对外投资。 自那时起,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对外投资项目有了持续增长,在德进行大量的并购并且更倾向于将德国作为其国外市场的投资地点。

德国外商对华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三个地区——渤海湾,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而其中的50%放在对长江三角洲的投资上。 另外有一部分但是为数很少的投资放在了中国的中部和西部。虽然在统计没有很大的相关性,但是在项目数量上仍然足以让德国在几年前就决定在成都设立领事馆。

德国公司大部分建立在中国的海岸线沿岸的主要原因有:
   较好的基础设施建设,并靠近交通中枢
   较中国内陆地区更快的政府办事效率
   更好地按照法律,规章以及签订合约办事
   有利于外商直接投资“规模经济”的比较优越的社会构建
   德国外商直接投资的主要原因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说

以上清楚表明一个结果 ,德国投资者不象西方学者和西方媒体所经常讨论的那样,其投资目的不在于获得低成本生产或者社会倾销,在其他欧洲国家的调查中也得到了相似的结果。有3% 至 28%的德国投资者是以低成本标准做为投资动机。而且这 自然也有其中的原因。如果德国公司想要把生产转移到低 成本地区,他们也会选择北非这样的中欧和东欧地区。因为这些市场在地理上和 心理上距离我们更近。

中国作为一个低成本产地对于港,澳门,台湾,韩国,日本这些地方来说很有吸引力。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来自这些国家的投资纷纷涌向中国的原因。

你们将看到德国外商直接投资更关注的是在中国、亚洲乃至全球建立起它的市场地位,并成为公司全球或亚洲战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们可以从以下的发现结果中看出。

德国外商对华直接投资,正如德国公众经常讨论的那样,没有对德国劳动力市场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德国投资商在中国遵循他们在德国的标准,从资本密集产出到劳动力密集产出的转变在以下两个方面还是有点意义的:

A.中国廉价的劳动力或环境标准的缺失并不是德国公司的策略重心。 
   B.资本密集产出到劳动力密集产出的转变将首先意味着将投入更多去改变产出方式。

中国政治很早就注意到他们通过低成本产出原则获取FDIs的首要战略并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通行的,因此补充了相对外国公司优质产品采取的交换市场准入战略,即资本转移,专有技术,技术和教育。随着中国加入WTO,这种战略仍然有效,但是随着中国对开放市场的完善,它的作用正越来越弱。

幻灯片4展示了德国投资者在中国面临的问题。图表同时显示,项目在中国存在期间,这些问题是如何发展的。在运行这个项目的同时,大多数的问题都是能缓解的。但是尽管有缓解,有些问题仍然是至关重要的,比如说精英人员招聘和产品分销问题。外商对外直接投资项目期间有两个问题需要得到重视。首先是对潜在市场的过高估计。很多投资者由于盲目地过高估计13亿人口的市场潜能。对于那些真正想要购买公司产品的潜在购买者,在此方面市场调研欠缺力度。另一个问题就是不断扩大的企业文化和德国与中国合作意向的差距。因此,只要中国法律没有强迫外国投资者来华合资。最后15年的趋势将持续,即,更多的德国投资项目者将选择100%的WFOE,而不是建立合资企业。

当我们咨询德国投资者是否对此表示满意,他们是否仍愿意继续投资。94%选择回答“是的 ”。当然对于那些由于某种原因而离开中国投资市场的企业家来说这个调查有点急躁。这些企业家并把 包括在这次调查当中。

下面两个表格回应了上面的说法,也就是说独资而不是与中国企业合作的方式。中国企业企业定位不同的是,德国投资者并非经常根据市场需要而确定其定位,也接受中国政府的建议。而不是与中国竞争激烈的企业选址恶性竞争。大约40%的这些企业将会按照上述方式另外选择厂址。为了照应法人实体的选择,30%以上的企业将会另有抉择。这就意味者,他们不会选择合资,而是以WFOE的方式。通过此表格,我们可以看到德国企业家所担忧的一些风险因素。首先所提到的风险竞争对于开放的中国市场来说是个积极的因素。也说明中国科技已经达到了西方水平.我已经提到别的风险标准以及可能的解决方法.但是本图表明中国必须继续致力于提升员工教育水平,减少政府干预,继续奉行可预见性的外商直接投资.

德国投资者关注的焦点主要有三个方面: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中国现有规章制度的实施力度还不够.非关税壁垒大幅上涨,尽管入世后的义务已经迫使中国削减非关税壁垒规范经济行为的法律框架还不完善,尤其是在实施细则的制定和确保法律法规能够按规定实施的机构的设立方面.但是有一个我们最为关注的问题:中国会继续走国有话的道路还是会有效的融入到全球市场.外资企业享有的诸如免税期和减税等的特权是一种带有积极意义的歧视,当然了其他的外资企业也是如此.外商投资企业所面临的特殊规定,例如,新垄断法里的”国家安全”,是对它们的一种民族主义的消极歧视. 多年来,经合组织一直建议对待中国这样的外资企业也要实施与别的外资企业同样的法律法规.外商直接投资法中国企业也要遵守.事实上,这样才会出现公平的竞争和有效的市场.

中国的决策层依然在谈论外资企业在华享有的特权是否该取消,什么时候取消.而已经习惯享有这些特权的外资企业当然是不愿意接受这些损失的.谁都愿意接受补贴,但是这对中国国内的消费者和国外的消费者都没有什么好处,而且有悖于国内国际竞争法,会扰乱市场,造成一系列的后果.但是中过的一些学者目前仍不相信中国已融入全球市场成为一个公平合作伙伴.也就是说,如果中国期望开放市场就应该相应的开放.我们也清楚诸如技术转让,地方义务等在争得在中国市场份额中的贡献.援引商务部的话说”外资在华投资与回报应该是成比例的”该消息来源认为”外资对华贡献不如预期的好”因此得出结论:”中国的政策调整不是将所有的来华投资者拒之门外而是避开那些对中国经济发展贡献很小的投资者.”如果中国已融入到全球经济那么决定一个外资企业生死存亡的不是中国的政策而是市场,2007年上半年,在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的倡导下欧洲国家发起了一项”我们也是一家中国企业”的活动,使外资企业认识到他们对中国经济发展所做的贡献.不管西门子,博世,巴斯夫宝马,奔驰和许多其他公司什么时间在中国建立一个生产基地,他们都是中国公司,而不是德国公司.我们就是这样对待在德投资的中国公司的.他们是彻底的德国法人实体,没有优劣之分,堪比任何德国企业.杜塞尔多夫的华为是一家德国企业,汉堡的宝山也是一家德国企业.这两家企业都不会发起”我们也是一家德国企业”的活动.因为他们都没有受到好的或是不好的歧视.在德国注册并不要求对他们对德国的企业做出什么贡献.不要他们提供技术,源德国投入或登记他们在德国的专利.没有要求一定时期后他们必须延长项目,也不确定到时候他们是否会获得准许.

德国欢迎中国企业前来投资.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在欧洲的心脏德国找到了理想的投资地点和有力的投资环境.德国----一个思想开放的国度,真心欢迎一切外来经济.

谢谢大家!